縱使上海、北京等大陸城市想要成為金融中心,但在中國大陸的體制局限下,它們在可見將來都難以取代香港—外資對大陸法制欠缺信心,以及資訊不流通就是主要障礙;不少大陸資金也因為相信香港社會穩定,才會安心把資金放在香港。如果北京干預司法制度,收編媒體,限制資訊流通,結果就如《經濟學人》所評估,反過來破壞香港,摧毀國際金融中心,最終只會損害大陸企業和資本利益,北京也要付出沉重代價。

香港革新論》捍衛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就是捍衛香港 – 風傳媒

香港是中國大陸企業的貸款及融資中心。香港銀行業的中國大陸相關貸款總額顯著,2014年第3季末有30,580億港元,佔總資產的14.7%,約佔2013年十大銀行62,240億元總貸款的一半,當中約14,240億港元流入國企,有5,670億港元流入民企。

【港陸經濟互相依存,港人無須妄自菲薄】



國際顧問公司A.T. Kearney去年發表「2014年全球城市指數」(Global City Index 2014),香港排名第五,領先北京(第八)、新加坡(第九)和上海(第十八),尤其在人力資本和資訊傳播方面遠遠領先中國其他城市。

?

香港之所以抓住了中國的金融命脈,是因為我城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是北京的不二之選。

?

相關報導
● 香港觀察:港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
● 香港觀察:香港人能不疲累?不哭泣?
完整圖文網址: 香港革新論》捍衛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就是捍衛香港
新聞提供:風傳媒

截至2013年底,基金管理業務合計資產總值達20,520億美元,按年增長27.2%。2012年,以管理的資產總額計算,香港該年在亞洲排名第一。有些香港的資產不是來自香港,而是來自其他地方,有些則不是在香港投資,但同樣由香港的從業員和銀行提供服務。

當然,擔當國際金融中心並非有利無弊。金融中心的代價,例如貧富不均,精英主義心態,或者吸走科學及工程人才,窒礙其他行業成長。同時間,一些會傷害國際金融中心的政策,例如大幅調高稅收,資本管制,或者匯率自由浮動,則未能實施。這些問題,都需要政府介入以社會經濟政策補償,例如一、把金融業人士和公司的巨額利潤,適當地透過稅收轉為社會保障;二、推廣社會公益的投資產品,例如替代能源互惠基金,或者「社會影響投資」(Social impact investment);三、提供地方和資助給民眾,容許他們創業和小本經營。

新加坡也在建立資產管理中心。儘管新加坡和開曼群島的資產管理公司的利得稅較香港的低,新加坡容許基金擁有私人公司而香港不容許,但香港的基金仍有相當金額。文首提及的健全經濟及法律體制,資金可以安全留在國外,是部份原因。香港證券市場活躍,投資產品容易買賣,而且有其他地方取代不了的人脈關係,是另外一些原因。

?香港是中國大陸最重要的境外直接投資(FDI)來源地,在2009至2014年,佔FDI總數都超過六成;2014年數額高達857.4億美元,佔總額的71.7%(表一)。香港是中國大陸國企民企的離岸集資中心。截至2014年底,有876家中國大陸企業(包括H股、紅籌和民企)在香港上市,當中有84家是新上市。大陸企業市值佔150,776.2億港元,佔股本市場60%,較2013年底增加10.1%。

大陸與香港的經濟金融活動已密不可分,兩地互相依存。說香港一面倒依賴北京的人,是故意貶低香港地位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三月人大會議閉幕後的記者會說得中肯,指北京繼續發揮香港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獨特作用,使香港、內地在交流合作當中都更多受益,進一步深化經貿和文化交流。香港抓住了中國的金融命脈,香港人實在毋須妄自菲薄。

註:對華投資資料包括這些國家/地區通過英屬維爾京、開曼群島、薩摩亞、模里西斯和巴貝多等自由港對華投資。 資料來源: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

這些論調,如果不是刻意製造「經濟依賴」(Economic dependence)的新殖民論述,也是禁不起嚴格分析論證的意見。正如《經濟學人》所評論,只憑GDP就衡量一地之實力,是簡化了現實;因為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,並不完全在GDP數字中反映出來—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就是明證。

在人民幣自由兌換的漫長路途中,香港擔當無可代替的角色,例如推動「合資格境內機構投資者」(QDII)及「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」(QFII),躍居世界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。前者舒緩內地資金過剩及人民幣升值的壓力,後者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,刺激境內的證券市場。去年和預計今年推出的滬港通和深港通,原意是加速陸港兩地資金流通,並促使國內改善監管制度及公司治理。

一直以來,香港都是大陸進行金融活動的首選。不少國企民企的融資、借貸、上市、併購事務也在香港進行:

信用貸款首先,香港是全中國唯一現成(Well-established)的國際金融中心和全球城巿。過往,中國經濟尚未全面開放,香港擁有的主要是地理優勢,當上大陸與國際貿易的門戶。隨著大陸經濟越趨開放,資本、人及貨物流動多了渠道,香港在某些行業(例如貨運業),的確不再是首選。然而,不少國際研究報告都指出,香港在金融業、人才、資訊傳播、資本流動等方面具備全球優勢,北京、上海等大陸城巿固然望塵莫及,甚至領先新加坡、東京等亞洲國際城巿(表三)。明顯地,這些優勢都建基於香港的「在地核心價值」(例如法治、自由、透明),而由此而建成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絕非任何一個大陸城巿可以輕易追上。

資料來源: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及金融發展局

?

*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哲學碩士。本文經授權選自《香港革新論》(漫遊者文化)

只要香港應乘著優勢,進一步鞏固及擴大金融產業,將是增加香港博弈籌碼的重要手段。其中一個的可行方向,是發展資產管理業,成為亞洲區內中心。

註:2014年的集資金額為暫計數字。 資料來源:香港交易所

此外,香港擁有特殊的「離岸金融中心」優勢。百多年來,香港對北京的戰略作用,在於我城「既連接中國大陸、卻與中國大陸區隔」的離岸城邦地位,因此在不同的歷史階段,都為中共政權發揮不可替代的戰略作用,包括在中共建政初年輸入外匯、物資及技術、在改革開放初期引入外資等等。在金融業方面,由於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擁有獨立的金融體系和貨幣制度,北京一方面可以利用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推動中國大陸的金融和貨幣改革;另一方面港陸區隔又可發揮防火牆作用,令北京毋需擔心一旦改革失控會衝擊中國內部。北京之所以選擇香港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,背後正是由於香港擁有這個「其他國際城巿(包括內地城巿)所不具備的比較優勢」。這種建基於一國兩制的特殊「離岸金融中心」地位,是上海、深圳等大陸城巿所無法取得的優勢。

世界經濟論壇(World Economic Forum)去年發表的「全球競爭力排名報告2014-2015」(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4–2015)中,香港全球排名第7,中國大陸排名28,香港競爭力遙遙領先全國,在制度、基建、勞工巿場效率及金融巿場等方面更加站於全球領先地位。

The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去年四月公布2012年「聯繫指數」(Connectedness Index),統計並排列各經濟體跨境資源流動的程度。研究顯示德國排名全球第一,香港排名第二,美國和新加坡分別排第三及第四,中國排名第二十五。報告指在香港進出的貨物額佔全球份額最多,服務業金額排第四,金融資本排車貸第三。報告特別提到掌握資訊科技,大大促進各類資源流動及全球化。

「經濟學人智庫」(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)在2013年發表一份名為「聚焦2025:全球城市未來競爭力評比」(Hot Spots 2025: Benchmarking the Future Competitiveness of Cities),分析到2025年,全世界最有競爭力的城巿中,紐約排名全球第一、倫敦第二、新加坡第三、香港第四;沒有一個大陸城巿排名進入前三十,上海排名第三十八、北京排名第四十九、深圳排名第六十九。

【鞏固金融業,鞏固一國兩制】



一直以來,金融業是高增值行業。2013年,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更是支柱產業中最高的,達140萬元。金融服務業有助帶動香港整體經濟發展,不僅惠及業內直接僱用的23.17萬人,更間接為貸款法律、會計、資訊科技等相關行業創造就業機會。

維持金融業,除了能貢獻香港經濟,更有助促使北京恪守一國兩制和保留香港社會開放。香港金融發展局2013年的報告指出,香港因為一系列優勢,成為國際金融中心,包括實行普通法,司法獨立,監管制度健全,資金自由流動,匯聚金融業人才,交通運輸便捷等。因此,投資者有信心在香港投資及經營業務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智庫暨市場研究機構Z/Yen今年3月發表的「全球金融中心指數」(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),分析82個金融中心的特質(例如營商環境、稅制、金融巿場發展、基建、人力資本)及3,500多份專家問卷內容14。香港排名僅次於紐約及倫敦,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;而上海排名第十六,深圳則排名第二十二。

【擴展金融業,以資產管理業為例】



資產管理業從業員薪酬及平均增加價值高。在2011年,人均年薪170萬元,位處其他行業的前列。每名從業員平均增加價值約為215萬元,遠高於整個金融服務業,以及貿易及物流、專業及其他工商業支援服務,和旅遊服務(表四)。這行業又可促進法律、經紀、託管及銀行等服務行業。

?大陸是香港的主要投資來源地,僅次於英屬處女島。截至2013年底,大陸在香港的直接投資存量,達33,416億港元,佔所有來源地約31.9%。大陸也佔該年流入的境外直接投資的第二名,達466億港元。

【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是北京的不二之選】



2013年,在香港管理並來自QDII的內地資產總值達1,120億港元,按年增長40%。這些資產有61%投資於亞太地區。此外,內地富裕人士的數目持續增長,部分希望借助香港這個跳板,前往外地投資或移民,資產就轉移至香港或海外這些較安全穩定的地方,不用擔心資產隨時被凍結沒收,期間需要交託專業人士管理。這些是香港近年資產管理行業需求上升的一些原因。

?

香港政府近來致力吸引和留住基金,現時沒有股息稅和資產增值稅。就資產管理來說,離岸基金所得的利潤,均可獲豁免繳付利得稅。今年起香港全面寬免交易所買賣基金(ETF)轉讓的印花稅。立法會將會審議把稅務豁免的範圍擴大至離岸私募基金。證監會正草擬法例,制訂香港公司型開放式基金的法律及監管框架。

?負債整合

【守護我城,金融從業員有種責任】



《基本法》保持香港自由港、經濟金融市場開放和維持資金流動自由的地位。第109條訂明:「香港特房屋貸款別行政區政府提供適當的經濟和法律環境,以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。」即是說,要金融業發展,必須有其他制度保障,包括成熟健全的法制、司法獨立、廉潔、公平競爭、誠信透明等等。一直以來,大陸和外地的資金信賴香港,投放資金於香港。中國由改革開放至外匯改革,香港有重要的招商引資角色。今天人民幣尚未自由兌換,香港是資金進出的理想門戶,從中生產更多相關金融產品,以及有能力發展成為資產管理中心。

一切都需要金融界出手捍衛,發揮金融及法制優勢,打好香港保衛戰。革新保港,除了以「在地抗爭」抵抗「政治操控」之外,還要抓住金融優勢、抓住港陸之間的利害關係,才能倍增港陸博弈的籌碼。

守護我城,金融從業員有種責任;這種責任,實非金錢數字能完全衡量。

香港革新論

中央政策組的全職顧問王卓祺去年就撰文,指香港的GDP佔大陸的比例不斷縮小,由1997年的18.62%,大跌至2013年的2.97%。他寄語港人,香港GDP微不足道,沒有跟北京討價還價的實力;要加強實力,就要拚經濟,拚經濟就要尊重一國,加強兩地合作。今年4月,前特首董建華也持相同論調,指香港GDP僅佔中國大陸約3%,港人應思考對北京來說,香港到底還有何存在意義。

近年,建制中人常常重覆一種論調:中國大國崛起,國內生產總值(GDP)位居全球第二,超越美國成為首強指日可待,香港經濟則風光不再,沒有CEPA、自遊行等宗主國的「經濟大禮」,連生存都成問題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香港革新論-捍衛國際金融中心地位-就是捍衛香港-風傳媒-214000192.html

EA02FDFAF44BD26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2 胎 2 ?

h59rp9znx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